井桐深坠

最近爱发喻黄的BE,所以啊……

杰西卡大大,生日快乐!愿万千星辰为你庆生!

疯狂表白心都好!!!
首先是大触 @无罪之罪 啊啊啊,无罪大大的画真的超级超级喜欢的了!超级好看,色调和构图都超级棒!
接着就是大佬! @焚砚 迷上焚砚大大是因为TA的送你一颗子弹!! @巫山诡骨 诡骨大大的文也超级好看!但是大大现在好像退圈了!桑心!

大大这么多,我要吹爆TA们!!

生而为王,你本就该坐在王座之上
你通往王座路上的荆棘就由我们来为你斩断!
恭喜,在明星榜之中脱颖而出的你!
恭喜,你是第一个登上和明星粉丝同榜竞争的第一个二次国漫人物!
有幸遇见你,遇见最好的你!叶修,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
也要谢谢所有的情敌们,让我们的叶叶登上了王座!

[喻黄]于你何言

#cp:喻黄
#本文BE
#江湖paro
#幼儿园文笔




〈序〉
荣耀三百一十年,太子叶秋上位,意除掉江湖之中以蓝溪阁为代表的帮派,遂派出间谍潜伏于各个帮派之中,等待时机,一举消灭……
索克萨尔便是太子安排在蓝溪阁阁主夜雨声烦身边最重要亦为最隐秘的人……



〈壹〉

“文州!文州!跟你讲啊……阁主又把进攻的时间给调前了!!!啊啊啊……文州,所以我明天就要走了!!!本来还可以陪你过生日的,结果这进攻时间一调前,就错过了你的生日了……”一阵喧闹声在原本寂静的大宅中响起。大总管身后,更是鸡飞狗跳……

“黄少,黄少,老爷他正在书房看书,请别进去啊……黄少……”宅子内的大总管更是追在那人的身后劝说着。

“杨叔,你忙吧。以后这个时辰,若少天来了,就不用拦着了。这样并不扰到我。”温文尔雅的公子一手捧着一本古词,一手背在身后,脸上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一切,温润的声音如同细雨,滋润着人的心田。

“老爷,那我就先退下了。”杨总管见此人都如此说道,便识趣的退走了。

“少天,说了多少次了,有什么事到了书房再说,现在这个时候人多耳杂,你我都不敢肯定喻宅中有没有皇上派来的探子,你啊,还这样,真是不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蓝溪阁的人啊。”说完轻轻的用手中的古词敲了敲他的脑袋。

“知道啦……文州文州你知道索克萨尔吗听说这次他也会上场呢他的战术很厉害但是我觉得我的机会主义比他的更好还有还有一叶之秋也会上场他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吗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他PKPKPKPK没想到这次居然遇上了……”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边叽叽喳喳,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喻文州面带微笑的看着身边不停说着自己感想的少年,午后的阳光撒在这个少年身上,显得梦幻又飘渺。喻文州心中竟觉得此景此人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

喜欢现在的你

暗处,一双眼正绕有趣味的看着阳光下的二人,眼中闪过丝丝的杀意,后低低的笑了

呵呵


〈贰〉

“叩叩叩”

“进”温润的声音从门内响起

“文州文州,吃饭啦,别看啦!快点快点!今天有糖醋排骨白斩鸡小笼包佛跳墙松鼠桂鱼蚂蚁上树东坡肉鱼香肉丝辣子鸡麻婆豆腐宫保鸡丁……”

喻文州听着这一长串的菜名,揉了揉眉头,无奈的看向黄少天

“少天,我知道啦,走吧走吧。”

“快点快点!”

“好。”

起身,向门口站立着的人走去。

被夕阳染红的天,伴着这结伴而行的二位,像是要相伴一生……


〈叁〉

是夜,月光轻轻的笼罩着床上的人。晚风轻轻吹着,带来丝丝缕缕的凉气。
黑影闪过,慢慢走到床边,轻轻抚上了人的脸……
“说吧……找我什么事”床上人的眸子猛地睁开,看着面前的人,平日总带着丝丝笑意的眸子此时却如一块冰,冷漠,深邃。平静的眸子深处,却是波涛汹涌……
“呵…”来人轻轻笑了,随意的坐在了房中的一把木椅子上
“索克,记得你的任务,那人可不是让你来休假谈恋爱的!”语气轻佻,却含着令人恐惧的冷漠的警告。
“嗯,我当然不会忘记,他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获取情报的工具罢了。”温润的声音说出来的却是如此残忍的话语。
“说正事,一叶,蓝溪阁计划会提前三天。”
“消息靠谱吗?”
“嗯,夜雨声烦自己说的。”
“确定?”
“你还怀疑我?呵呵,我估计他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都不知道他流木的身份已经被我看穿了,呵呵”
平静的声音,低低的笑,和说话的内容无一不使得门外之人的心,一点一点破碎。
喻文州,本想着见你最后一面,没想到你居然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靠在门框上,眼泪不自主的涌出,原本的对那人的爱慕,此时就如同一把刀,一次一次,狠狠的,刺向他的胸腔之中。

慢慢的起身,用手抹抹眼泪,看了一眼那熟悉的房门,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没入黑暗之中……


〈肆〉

门外的动静彻底消失,苦涩在心中蔓延,从心底的最深处溢出,一发不可收拾。
对不起,但……我不得不这样
一叶之秋亦听见门外的动静,心中低低笑了

呵呵


〈伍〉

“喻文州,你果真就是索克萨尔……我还”我还希望那晚只是一场梦……
黄少天举着冰雨,剑锋直指喻文州的心脏,眼中却蕴含的无尽的悲愤与不舍

“呵呵,可我早知道你了哦!”喻文州低低的笑了,温和的声音围绕在黄少天的耳边“现在只有两种结果了,少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黄少天闭了闭双眸,过往的一切与喻文州的记忆无不在告诉他你爱的人根本不是爱你的,一切皆是你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睁开之时 眼中只有这冷漠与坚定。

手稍稍用力,剑锋,一点一点刺入那人胸膛,鲜红如胭脂般的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那人慢慢的倒下,脸上却带着如他们往日一起欢闹时的笑意,眸中却尽是不舍,眷恋,与,爱慕……

少天啊……对不起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今生我的命,本就是属于君王的,他所做的一切,我皆不能反抗

你我相识,本就是一场,错误

更何况,生在如此的时代。


〈陆〉

荣耀三百一十五年,以蓝溪阁为首的江湖帮派决定归属于太子叶秋,持续五年的大战以此收尾。此次大战之中,荣耀国第一军师索克萨尔牺牲……大战结束之后,蓝溪阁阁主夜雨声烦决定隐居,不再出世……



〈柒〉

文州……我知道一切了

还有……文州

我……

想你了……

那人靠在门上 ,轻轻低语

[喻黄]默

#喻黄BE向啊啊,不喜慎入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喻黄的甜文吃多了,咱么来看看虐的,咋样?

〈喻黄〉默

“少天,我要……结婚了,就在这个赛季结束后。”喻文州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帖,轻轻地放在黄少天的电脑桌上。
黄少天的瞳孔猛的收缩,眸底弥漫着苦涩,但他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过去,扯了扯嘴角,露出自认为,也确实是他此生最阳光的笑。
“队长恭喜啊终于找到了真爱但是我可能去不了呢!我本来就打算这个赛季结束后就要好好出去玩玩,但没想到队长你的婚礼居然也在这个赛季结束后,真不凑巧呢!而且我的航班改签不了呢!啊啊啊啊啊啊,真可惜,本来还想去凑凑热闹的……”
黄少天把请帖打开看了看,摇着头边说边把请帖递给了喻文州
“所以队长,这,请帖你还是收着吧,反正我也去不了!不然就浪费了是吧是吧!我们要节约不能浪费……”
“去不了没关系,如果能去呢?不能去的话就当做留一个纪念吧!”喻文州依旧温柔的看着黄少天
“好吧。队长事先和你说好,我去不了你别怪我啊,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黄少天拉开抽屉,把请帖轻轻放在了抽屉中

——第十五赛季总决赛
荣耀!
黄少天看了看电脑屏幕上呼之欲出的二字,轻轻吐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已经酸麻的手指,起身,走出了比赛室,面对着观众的欢呼生,黄少天笑了,是那么的灿烂,如阳光一般,照亮了这个舞台
第十五赛季的冠军——蓝雨!

8月11日
十五赛季结束后六天,黄少天生日后一天,蓝雨俱乐部宣布,蓝雨妖刀,联盟剑圣黄少天——退役
此消息一出,整个职业圈都轰动了。喻文州看着手机蓝雨官博上最新的微博,罕见的楞住了。喻文州跑到黄少天的房间门口,推开门,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信,静静的躺在电脑桌上。

给队长:
   队长,从第五赛季开始,我们已经并肩走过了十年了,剑与诅咒也陪伴了蓝雨十年,夜雨声烦也在索克萨尔身前守护了索克萨尔十年。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对于我来说,在这十年,我过得很开心,很开心。这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了。十三赛季,我的手速已经明显的下滑!但作为机会主义者,这也没什么大碍,但到了十五赛季这已经明显的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想到这就觉得老叶是个变态……同样荣耀打了十年,为啥他的手速还能飙到700+啊啊啊,上天不公啊啊啊!队长队长队长,我并没有说你手残啊啊啊,不要误会啊啊啊啊!队长才不是手残呢!!!
  队长,我跟你说哦,你要和小卢说,要把夜雨声烦使用好哦!不然看我回来怎么教育教育他!哼哼!告诉他要让夜雨声烦好好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哦!毕竟‘剑与诅咒’是蓝雨双核嘛!
  还有哦!队长,知道你要结婚了,可惜我来不了啊啊啊啊!对了,队长,份子钱我给老叶了,他会帮我带到,记得找他要哦!老叶那个心脏加不要脸的,如果他没有给你,队长你要告诉我哦!我就飞回来找他PKPKPK!
  哈哈!队长,我走了你别想我哦!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
  队长不造为啥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还有哦,队长谢谢这十年来你对我的关照,很感谢,我知道我自己有很多的不足,但队长对我十分宽容呢!嗯……希望蓝雨能在队长带领的新队下踩微草,踢兴欣,灭轮回,亡霸图,登上冠军哦!
  嗯……就这些啦!愿队长和蓝雨一切顺利!
                        剑圣黄少天
                           8.10
喻文州慢慢的看完这封黄少天写给他的话,无奈的笑了笑,把信整整齐齐的叠好放进口袋,理了理衣服走出了黄少天的房间。
———————哈哈分割线——————
叶修公寓
“所以?”叶修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事件主角
“诶!老叶,你话怎么这么多了!你看到的是怎样就是怎样好吧!”黄少天抬眼看了一眼正在打量了他的叶修
“喂!你知道我问你什么,别扯开话题!”叶修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努力扯开话题的人。
黄少天愣了愣,缓缓平静的开口
“他要结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黄少天暗恋喻文州是职业圈资历老一点点的人都知道的事,但偏偏喻文州不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坐下来,关闭了正在播放黄少天退役消息的电视。
“还能怎么办,出去散散心呗!”黄少天一脸无所谓的回答道。
叶修看着把自己装做不在乎这件事的黄少天,叹了口气,并没有揭穿他
“准备去哪啊!”
“日本!”
“诶呦喂!没想到剑圣大大竟然还有岛国情怀!稀奇稀奇啊!”
“滚滚滚……好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机场了,老叶你不要想我哦!”黄少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起身拿起行李,走到门口,转身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叶修说。
“快走快走快走,你啊,干脆别回来了!”叶修故作嫌弃的朝黄少天挥挥手。
黄少天喃喃道:“或许真的不会回来了呢……”

8月20日
喻文州的婚礼
叶修找到喻文州,交给了他两个红包
“厚的那一个是黄少天给你的赔偿费,据说是不能来参加你的婚礼,薄的是我给你的份子钱。还有,告诉烦烦,他说的我已经带到了,叫他别老缠着我了!”说完转身去调戏座位上的孙翔和唐昊了。
喻文州看着打打闹闹的众人,莫名心中泛起一丝对黄少天的想念。
如果少天在,我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日本
黄少天坐在日本某海岸的一块礁石上,光着脚踢着水面。待夕阳撒在海面上时,黄少天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看着显示发送成功的短信,黄少天轻轻地笑了笑,随后将手机关机,用力一抛,看着手机渐渐地沉没在海中。
起身,拍拍裤子,伴着夕阳和海浪,渐渐地,走向大海,渐渐地,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