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君

懒癌晚期,欢迎催稿

[喻黄]默

#喻黄BE向啊啊,不喜慎入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喻黄的甜文吃多了,咱么来看看虐的,咋样?

〈喻黄〉默

“少天,我要……结婚了,就在这个赛季结束后。”喻文州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帖,轻轻地放在黄少天的电脑桌上。
黄少天的瞳孔猛的收缩,眸底弥漫着苦涩,但他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过去,扯了扯嘴角,露出自认为,也确实是他此生最阳光的笑。
“队长恭喜啊终于找到了真爱但是我可能去不了呢!我本来就打算这个赛季结束后就要好好出去玩玩,但没想到队长你的婚礼居然也在这个赛季结束后,真不凑巧呢!而且我的航班改签不了呢!啊啊啊啊啊啊,真可惜,本来还想去凑凑热闹的……”
黄少天把请帖打开看了看,摇着头边说边把请帖递给了喻文州
“所以队长,这,请帖你还是收着吧,反正我也去不了!不然就浪费了是吧是吧!我们要节约不能浪费……”
“去不了没关系,如果能去呢?不能去的话就当做留一个纪念吧!”喻文州依旧温柔的看着黄少天
“好吧。队长事先和你说好,我去不了你别怪我啊,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黄少天拉开抽屉,把请帖轻轻放在了抽屉中

——第十五赛季总决赛
荣耀!
黄少天看了看电脑屏幕上呼之欲出的二字,轻轻吐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已经酸麻的手指,起身,走出了比赛室,面对着观众的欢呼生,黄少天笑了,是那么的灿烂,如阳光一般,照亮了这个舞台
第十五赛季的冠军——蓝雨!

8月11日
十五赛季结束后六天,黄少天生日后一天,蓝雨俱乐部宣布,蓝雨妖刀,联盟剑圣黄少天——退役
此消息一出,整个职业圈都轰动了。喻文州看着手机蓝雨官博上最新的微博,罕见的楞住了。喻文州跑到黄少天的房间门口,推开门,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信,静静的躺在电脑桌上。

给队长:
   队长,从第五赛季开始,我们已经并肩走过了十年了,剑与诅咒也陪伴了蓝雨十年,夜雨声烦也在索克萨尔身前守护了索克萨尔十年。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对于我来说,在这十年,我过得很开心,很开心。这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了。十三赛季,我的手速已经明显的下滑!但作为机会主义者,这也没什么大碍,但到了十五赛季这已经明显的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想到这就觉得老叶是个变态……同样荣耀打了十年,为啥他的手速还能飙到700+啊啊啊,上天不公啊啊啊!队长队长队长,我并没有说你手残啊啊啊,不要误会啊啊啊啊!队长才不是手残呢!!!
  队长,我跟你说哦,你要和小卢说,要把夜雨声烦使用好哦!不然看我回来怎么教育教育他!哼哼!告诉他要让夜雨声烦好好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哦!毕竟‘剑与诅咒’是蓝雨双核嘛!
  还有哦!队长,知道你要结婚了,可惜我来不了啊啊啊啊!对了,队长,份子钱我给老叶了,他会帮我带到,记得找他要哦!老叶那个心脏加不要脸的,如果他没有给你,队长你要告诉我哦!我就飞回来找他PKPKPK!
  哈哈!队长,我走了你别想我哦!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
  队长不造为啥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还有哦,队长谢谢这十年来你对我的关照,很感谢,我知道我自己有很多的不足,但队长对我十分宽容呢!嗯……希望蓝雨能在队长带领的新队下踩微草,踢兴欣,灭轮回,亡霸图,登上冠军哦!
  嗯……就这些啦!愿队长和蓝雨一切顺利!
                        剑圣黄少天
                           8.10
喻文州慢慢的看完这封黄少天写给他的话,无奈的笑了笑,把信整整齐齐的叠好放进口袋,理了理衣服走出了黄少天的房间。
———————哈哈分割线——————
叶修公寓
“所以?”叶修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事件主角
“诶!老叶,你话怎么这么多了!你看到的是怎样就是怎样好吧!”黄少天抬眼看了一眼正在打量了他的叶修
“喂!你知道我问你什么,别扯开话题!”叶修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努力扯开话题的人。
黄少天愣了愣,缓缓平静的开口
“他要结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黄少天暗恋喻文州是职业圈资历老一点点的人都知道的事,但偏偏喻文州不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坐下来,关闭了正在播放黄少天退役消息的电视。
“还能怎么办,出去散散心呗!”黄少天一脸无所谓的回答道。
叶修看着把自己装做不在乎这件事的黄少天,叹了口气,并没有揭穿他
“准备去哪啊!”
“日本!”
“诶呦喂!没想到剑圣大大竟然还有岛国情怀!稀奇稀奇啊!”
“滚滚滚……好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机场了,老叶你不要想我哦!”黄少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起身拿起行李,走到门口,转身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叶修说。
“快走快走快走,你啊,干脆别回来了!”叶修故作嫌弃的朝黄少天挥挥手。
黄少天喃喃道:“或许真的不会回来了呢……”

8月20日
喻文州的婚礼
叶修找到喻文州,交给了他两个红包
“厚的那一个是黄少天给你的赔偿费,据说是不能来参加你的婚礼,薄的是我给你的份子钱。还有,告诉烦烦,他说的我已经带到了,叫他别老缠着我了!”说完转身去调戏座位上的孙翔和唐昊了。
喻文州看着打打闹闹的众人,莫名心中泛起一丝对黄少天的想念。
如果少天在,我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日本
黄少天坐在日本某海岸的一块礁石上,光着脚踢着水面。待夕阳撒在海面上时,黄少天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看着显示发送成功的短信,黄少天轻轻地笑了笑,随后将手机关机,用力一抛,看着手机渐渐地沉没在海中。
起身,拍拍裤子,伴着夕阳和海浪,渐渐地,走向大海,渐渐地,走向,死亡……

评论(6)

热度(24)